1. 谈股论金网首页
  2. 基金定投

海正药业发展(为什么新冠“药”也拯救不了海正药业的股价)

海正药业发展(为什么新冠“药”也拯救不了海正药业的股价)

海正药业股价大起大落 发生了什么?

2月3日开始,曾经的大白马股海正药业的股价开始大起大落。先是在5个交易日内涨26.04%,12个交易日累计涨幅53.91%。随后海正药业股价开始大幅回调,连续3个交易日重挫10.13%。直到2月21日上午收盘时,海正药业的股价才在大盘连续3个交易日破万亿交易额的带动下,中止股价下挫的颓势。

海正药业在疫情发生期间,股价大起大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就不得不提海正药业目前的“救命稻草”——法匹拉韦。

2 为什么已经研发出”药”,还是被资本市场抛弃?

随着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全国就进入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时状态。随着疫情的蔓延,我国医疗主管部门也及时行动,开始研制、筛选抗击新冠病毒的药和疫苗。相关药物也进入“绿色通道”,等待审批。

2月3日,春节后A股市场一个交易日,市场就流传出众多药企已经有新冠药进入审批流程消息。资本闻风而动,纷纷开始追涨相关标的。海正药业就在其中,受到投资人追捧,股价从而不断上涨。

来源:同花顺iFinD数据

但,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市场对手握法匹拉韦报批资质的海正药业,并没有追捧太久,就开始纷纷撤出。两个高位换手率超过18%的日子,是2月7日,是2月18日。

2月7日,有研究机构指出,法匹拉韦并不是可能对新冠病毒产生阻断效应的药物。

来源: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五版)》

当时处于临床阶段的药物,有五大类:

(1)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ASC09/利托那韦,达芦那韦;

(2)抗疟药:氯喹,羟氯喹,磷酸氯喹;

(3)RNA聚合酶抑制剂:瑞德西韦;

(4)抗病毒药物:阿比多尔、法匹拉韦;

(5)单抗类药物:BDB-001等。

目前综合EC50、CC50和SI等体外研究数据来看,瑞德西韦和氯喹在体外控制2019-nCoV感染方面非常有效,同时这两种化合物可安全地用于人类患者。

瑞德西韦已于2月3日开启三期临床研究,试验时间从2月5日到4月27日,观察期设立为28天。

抗疟药中的磷酸氯喹则因为在临床试验中表现良好,而被写入卫健委发布的六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

生产磷酸氯喹的广药集团,迅速成为明星企业。

面对成本更低,生产工艺更为成熟的竞争对手,法匹拉韦的胜算能有多高?很多炒家在2月7日就打起了退堂鼓。

随后的事情并没有沿着一地鸡毛的剧本走。海正药业股价在经历2个交易日回调后,又一次放量上涨。这次的原因,是坊间盛传法匹拉韦批文即将公布。

然而,这波骚操作的结果,却得不到资本的认可。2月17日,海正药业公告称收到国家药监局的法维拉韦片(又称:法匹拉韦片)的《药品注册批件》和《药物临床试验批件》。

花朵财经仔细阅读批件后,不禁对批件内容大失所望。

首先,获批的法匹拉韦片,并不是新冠用药。而是“流感用药”:

“适应症为用于治疗成人新型或再次流行的流感(仅限于其它抗流感病毒药物治疗无效或效果不佳时使用)”。

其次,法匹拉韦虽然可以做扩大适应症的试验许可。但是从实验许可的要求细节来看,海正药业的法匹拉韦药效差强人意。

海正药业的法匹拉韦,是仿制药而不是原研药。他仿制的,是日本富士胶片集团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开发的新型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抑制剂,属于广谱抗流感病毒药物,于2014 年3 月在日本首次获批上市,英文商品名是Avigan,主要用于治疗新型和复发型流感,是日本的国家战略储备药物。

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于1999年8月18日对法匹拉韦进行了早的化合物专利申请。

海正药业与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在2016年6月签定了化合物专利授权协议。海正药业随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合作开发法匹拉韦项目。

作为仿制药,除了要验证药物的有效性之外,还要和原研药作对比,看仿制药和原研药的药性、药理是否一致。

也就是说,海正药业生产的法匹拉韦,除了要能对新冠病毒起效之外,还需要和日本的Avigan稳定性一致才行。

但药监局的反馈意见中显示,药学方面,稳定性试验数据显示,本品(海正药业的法匹拉韦片)加速6个月和长期12个月片剂初期(5-10min)溶出下降10%-15%,而参比制剂溶出没有下降,本品与参比制剂(日本Avigan)存在差异。

“海正药业在其公告称:本次获得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针对新适应症,目前临床试验尚待开展,后续待完成一系列临床试验步骤后还需提交审评审批,临床试验结果存在不确定性,能否取得新适应症的生产注册存在不确定性。”

这意味着,海正药业的法匹拉韦,即便走绿色通道,其上市速度和药效也可能大打折扣。

因此,不难想象,为什么在2月7日和2月18日,公司的股价会有两次大幅度的回撤。

3 海正药业有多难?依靠财务洗澡来拯救自己!

刚才我们聊的,都是影响海正药业短期股价走势的因素。

其实,海正药业自2000年上市以来,走过的路就是一条大白马陨落之路。究竟能不能重生,还得看现在管理层的经营能力和公司的承受能力。

作为一家老牌的全球化专业制药企业,海正药业是中国的抗生素、抗肿瘤药物生产基地之一。其研发领域涵盖化学合成、微生物发酵、生物技术、天然植物提取及制剂开发等多个方面,产品治疗领域涉及抗肿瘤、心血管系统、抗感染、抗寄生虫、内分泌调节、免疫抑制、抗抑郁等。

本来是一支大白马股的成色,但是近公司的基本面并不是很好。

从公司的盈利能力看,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在生死线徘徊,2018年更是巨亏4.92亿元。

2019年12月10日晚,海正药业的一份高达17亿元的资产减值公告,惊出了投资人们一身的冷汗。海正药业当晚发布公告称,公司将4.12亿元的研发开支进行费用化处理,同时分别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1.02亿元、在建工程及固定资产减值损失9.41亿元;另计提存货跌价损失2.74亿。

这意味着,2019年的海正药业将减少净利润17.28亿元。

而2019年前三季度,海正药业归母净利润却只有12.55亿元。

对此,上交所立即开始问询,要求海正药业“说明计提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计提资产减值判断依据以及合理性,并要求海正药业补充披露减值在建工程的具体类型、对应项目及产品、投建时间、建设进度、账面价值以及本次减值金额、减值原因和后续处置安排。”

到圣诞节前,海正药业回复问询函,表示自己总计终止了20项研发项目,公司院研发覆盖产品领域众多,包括原材料、仿制药、生物药和创新药,但是公司的研发项目管理水平以及可以匹配的公司研发资源不能支持项目研发的全面有效推进,导致部分研发项目进度显著落后,后续已无研发或市场竞争优势,或不再适合继续推进。

这次和上交所的问询往来,正说明海正药业过去积累的财务问题有多严重。

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过去步子迈的太大,终劈了叉。

2018年11月,蒋国平接任海正药业董事长职务,前任董事长白骅因年龄和身体原因辞去公司七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提名委员会委员、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上任之后,蒋国平就表示“需要减值的资产的形成,是原有公司管理层的责任,与新的管理层并不相干,公司新的管理层在一些事情上的判断上与原管理层显著不同,公司为前管理层过于随意的会计政策与会计估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随后,蒋国平,提出“聚焦、瘦身、优化”战略,开始清理海正药业过去管理层扩张的资产,缩减研发、并对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巨额资产减值问题进行处理。

仔细分析现在管理层的策略,我们不难发现海正药业现在所有问题都是在为过去铺的摊子“埋单”。

海正药业在2018年之前,一直在用在建工程项目进行财务调节。从2010年到2018年,海正药业在建工程总额从12.8亿,变为49.3亿;固定资产总额,从20.7亿,变为77亿!

有一些项目,在建工程已经达到99%,即将完工了,但就是不转固定资产,在那放着成为烂尾楼。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大多希望在建项目尽快建成投入生产。而海正药业却偏偏不走寻常路,要么投一笔钱然后就暂停建设了,要么建完了总拖着不转固定资产。

其实,在财务处理上,这也很好理解。这些在建工程如果都按期转固定资产,每年就得多出来好几千万折旧费用,原本就利润微薄的海正药业恐怕早就陷入亏损。

海正药业财务调节的手法,还隐藏在一些小细节当中。比如计提应收账款坏账比例的计算方法是由上市公司自行制定。和恒瑞医药相比,海正药业的计提比例低,账期长。

显然,财务在选择这种账龄计算方法时,也是经过缜密考虑的。

目的,只有一个,调节财务利润。但也是上市公司饮鸩止渴的方式。

2019年3月,新管理层开始出售资产。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挂牌出售位于北京、上海、杭州、椒江四处的闲置房产。

6月21日,控股子公司海正杭州公司位于富阳鹿山新区的新建办公楼又被挂到了网上,挂牌价2.9亿元。

9月,海正药业以28.28亿元的价格向知名并购基金PAG Highlander(太盟)转让海正博锐控股股份。这笔交易,除了获得28亿现金流之外,还获得投资收益12.74亿元。

海正药业还养过孔雀。2019年9月,海正药业低价向向员工出售23支孔雀,单价1.56万元。

12月27日,海正药业挂牌出售的控股孙公司海正宣泰51%股权,摘牌价格为2371.5万元,略高于挂牌价。

除了卖房、卖资产,海正药业还在卖技术。

重庆恩创在2018年底就以五千万元从海正宣泰买的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以及富马酸喹硫平缓释片的美国和中国批准文号及相关技术,合计转让价款1.17亿元。

据相关媒体统计,海正药业通过出售资产,在2019年一共筹集资金接近34亿元。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海正药业不断出售资产或是为了盘活资产、缓解业绩等压力从而实现扭亏。不过,出售资产是一次性收益,并不具备持续性,为提振业绩,海正药业还需进一步加大产品研发和营销的力度,从主业寻求突破。

海正药业到底能不能涅槃重生,光靠财技不行,靠蹭热点当然也不行,公司底子并不薄,那么瘦身之后究竟能否有一番作为,恐怕不能仅从股价的层面做功夫。

本文标题:海正药业发展(为什么新冠“药”也拯救不了海正药业的股价)

本文链接:http://www.jxtfty.com/64723.html

本文部分文章与图片来源于网络,主要由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整理编辑,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涉及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24小时内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