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谈股论金网首页
  2. 基金定投

紫金矿业是国企吗「3200亿“矿茅”紫金矿业无证开采被处罚」

紫金矿业是国企吗「3200亿“矿茅”紫金矿业无证开采被处罚」

4月中旬,内蒙古乌拉特草原蓄势待发,逐渐返青。再过一月有余,这片草原将披上“绿装”,再现北朝民歌中传唱不息的“敕勒川”之景——“天苍苍,地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因地理位置特殊,阴山脚下,乌梁素海流域的乌拉特草原是“北方防沙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阻止库布齐沙漠向北侵蚀的重要屏障。但眼下,曾经的“敕勒川”正在因非法采矿遭到蚕食,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继中央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通报乌拉特前旗近3万亩草原遭违法开矿和侵占后,巴彦淖尔市下辖旗乌拉特后旗又被曝出紫金矿业(601899.SH)子公司无证开采600万吨矿石。

子公司无证越界采矿,已被立案调查

4月15日,紫金矿业针对媒体报道的乌拉特紫金矿业有限公司(下称“乌后紫金”)无证越界采矿问题进行公告。

紫金矿业表示,乌后紫金主要开发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的三贵口锌(铅)矿,该矿山分为南矿段、北矿段。而乌后紫金只有南矿段的采矿权。2012年,乌后紫金对北矿段进行补充探矿,2013年9月获得资源储量备案证明,开始多次申报采矿权,因为矿业政策及人为等多种因素,北矿段一直没有取得采矿权,2018年之前在探矿过程中对副产矿石进行了回收,存在以探代采及部分越界开采情形。

2021年度,乌后紫金采选矿石量为278万吨,生产精矿含锌5.04万吨,含铅1.07万吨,实现销售收入9.04亿元、净利润8744万元,分别占紫金矿业2021年度销售收入的0.4%、归母净利润的0.56%。

此前据相关报道,媒体接到举报消息称,紫金矿业公司在无开采许可证的情况下违规开采600万吨矿石,收益超40亿元,且在开采过程中造成地下水污染,并导致周围土地盐碱化程度不断加剧。

针对举报情况,巴彦淖尔市生态环境局在4月10日至12日通报督察组交办案件办理情况时称,经查证,乌后紫金在南矿段越界开采矿石2988.41吨,无安全许可证违法开采约163.25万吨已处罚。信访举报的北矿段已无证采矿约251万吨,南矿段越界采矿约4.65万吨的情况基本属实。

截图来源:巴彦淖尔市生态环境局

4月8日,乌后紫金总经理郑某某已投案,称紫金矿业三贵口北矿段无证开采铅锌矿,非法采矿,目前乌拉特后旗已受理案件。该案件违法违规性质和情形尚需有关部门确认。

根据巴彦淖尔市生态环境局通报,目前该案已明确旗政府旗长为责任人,加快信访问题调查处理,预计2022年11月30日前完成办结。

3200亿“矿茅”

作为中国500强企业,2003年12月23日,紫金矿业在港交所上市,2008年4月25日回归A股,在上交所上市。截至4月15日,紫金矿业收盘价12.13元/股,总市值3194亿元。

财报显示,2021年紫金矿业实现收入2251.02亿元,同比增长31.25%,净利润156.73亿元,同比增长140.8%,这是其上市以来的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幅。在去年,紫金矿业的矿产金、矿产铜、矿产锌分别实现产量47.46吨、58.41万吨和43.4万吨,同比增幅在15%至29%之间。

乌后紫金是紫金矿业控股子公司,负责紫金矿业在乌拉特后旗的矿产业务。紫金矿业官网显示,紫金矿业持有乌拉特后旗三贵口铁(铅)锌矿95%股份。该矿年产锌5万吨,铅1.1万吨,2021年营业收入9亿元,总资产达到22.7亿元,净利润0.87亿元。三贵口也是紫金在内蒙古拥有的矿业项目。

来源:紫金矿业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紫金矿业手中的矿产资源大部分通过海外并购取得。从2005年开始,紫金矿业开始海外扩张,相继收购了塞尔维亚丘卡卢-佩吉铜金矿、塞尔维亚博尔铜矿、刚果(金)卡莫阿铜矿、刚果(金)科卢韦齐铜矿、哥伦比亚武里蒂卡金矿等。到2021年,公司海外铜、金矿产资源储量及产量、利润均超过集团总量的一半。目前在中国14个省(区)和海外13个国家拥有矿业投资项目。

不过,紫金矿业通过大量并购迅速扩张,自身的“造血”能力自然也受到了较大考验。A股上市以来,紫金矿业发行了一系列融资债券、票据、公司债,用于海外并购,以及补充日常运营资金。公司负债水平也一路水涨船高,资产负债率从2008年底的26.85%一路涨至2022年3月底的56.56%。

近年来,受益于矿产铜、金的销量增加和价格的带动,紫金赚得不少,产生了大量经营现金流,使得其资金压力有所缓解。基于此,国际信用评级公司标普近日也将紫金矿业信用评价上调至“BBB-”,评级展望为稳定。

截至2022年3月末,紫金矿业期末现金余额225.44亿元,同比增长47%,短期借款213.88亿元,同比微降。

但紫金矿业目前似乎并没有停下持续并购的打算,2022年1月相继宣布启动刚果(金)Manono锂矿的勘察项目,以及收购加拿大Neo Lithium Corp,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阿根廷Tres Quebradas盐湖项目,拥有碳酸锂当量总资源量763万吨。在新能源金属领域的扩张,有可能继续加大债务规模,紫金矿业未来可能出现的流动性风险仍值得关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作为内蒙古九大天然草场之一,乌拉特草原自古就是一片丰沃之地,不仅水草肥美,矿产资源也十分丰富。巴彦淖尔市的三个下辖旗——乌拉特前旗、乌拉特中旗、乌拉特后旗是典型的资源型地区,旗域内矿产资源富集。

根据巴彦淖尔生态环境局官网2012年数据,乌后紫金所在的乌拉特后旗现已探明各类矿产资源8大类46个矿种。其中:铜400万吨、锌1000万吨、铅300万吨、硫3亿吨、铁矿石1.4亿吨、石油资源量1.4亿吨、油页岩约300亿吨。

乌拉特前旗、乌拉特中旗同样有着丰富金、铁、钼、煤炭、石灰石等矿产资源,潜在经济价值分别在100亿元、636亿元以上。

截图来源:巴彦淖尔市生态环境局

由于矿产资源丰富,近十年间乌拉特的经济得到快速发展,矿山工业生产总值是其经济总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吸引了青山控股、盾安集团、紫金矿业、大中矿业、包钢集团、晶牛集团等一众国企、大型私企以及小型企业投资项目。

但部分企业并没有认真对待矿山开发与保护。根据乌拉特前旗通报,2022年4月,因非法采矿、违法占用草原等,内蒙古华拓矿业有限公司、聚德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长盛矿业等企业中的5人被刑事拘留。

来源:乌拉特前旗官方微信公众号

上述内蒙古华拓矿业、聚德成实业经股权穿透后,为北京华拓矿业关联公司,实控人为程乐军。2021年11月,《巴彦淖尔日报》曾报道,华拓矿业常务副总经理路平介绍,公司正在推进上市工作。

根据中央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通报,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矿山开采长期无序发展,大面积露天开采生态破坏严重,越界开采等违法违规问题突出,导致近3万亩荒漠草原被违法侵占,给原本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害。

督察组调查发现,华拓矿业下属子公司生铁矿业的公忽洞铁矿采矿证面积仅有81.9亩,近年偷偷铲毁草原、越界开采铁矿却高达271亩。该公司曾多次被相关部门处罚,但屡教不改,依旧非法采矿。而华拓矿业及其子公司非法采矿、破坏草场等行为遭到群众多次举报,部分举报内容已立案调查。

事实上,3月25日进驻以来,督察组已受理多起举报,涉及多家大中小企业。根据通报,北方龙源风电、大唐风电等风电企业存在破坏草场等行为,已被相关部门处罚。其中,北方龙源风电为内蒙华电(600863.SH)全资子公司。

截图来源:巴彦淖尔生态环境局

另外,包钢股份(600010.SH)关联公司包钢集团固阳矿山公司的一处矿山没有取得征用草原批复,直接将废矿石推下山,侵占178亩草原。因违法采矿,包钢集团固阳矿山公司被责令清理废石,恢复植被。

A股上市公司非法采矿的情况并不罕见。2021年11月,盐湖股份(000792.SZ)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盐湖能源需承担在木里矿区非法开采煤炭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费9500万元,以及修复治理费用1亿元,合计1.95亿元。更早的2021年10月12日,盐湖股份曾公告,盐湖能源非法采矿罪,已决定主动退缴非法所得3.57亿元。

2021年2月,藏格股份(000408.SZ)披露公告称,实控人肖永明非法采矿罪,已被青海省公安厅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再往后,2020年8月,昊华能源(601101.SH)子公司西部能源红庆梁煤矿因非法采矿,被责令停产。

乌拉特草原地理位置特殊,是北疆绿色生态的一道屏障。但非法采矿屡禁不止,部分企业肆意侵占草场,矿场修复也成为空谈。如此长期无序发展,不仅将严重影响生态环境,而且违法违规开采行为同时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于非法采矿,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评论。

本文标题:紫金矿业是国企吗「3200亿“矿茅”紫金矿业无证开采被处罚」

本文链接:http://www.jxtfty.com/64389.html

本文部分文章与图片来源于网络,主要由谈股论金股票学习网整理编辑,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涉及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24小时内删除处理!